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10/7百合only-B25-陰陽師櫻桃櫻本
10/28刀劍only-E18-歌女嬸新刊
12/9.12/10-CWT-YOI奧尤新刊
  • 381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WT43/刀劍亂舞】花堪折枝(all歌本先行無料試閱)

 【其一】

  「失禮了……」歌仙跪在走廊上,輕巧將日式拉門拉開。令他訝異地是,室內竟然是一片黑暗,唯有牆上格子窗外微微透進來的新月光芒在榻榻米上拉出一絲亮源。

  紙箋上的話語要他在這間平常作為審神者招待客人的客房等待,然而漆黑一片的情景讓他不禁怔愣,同時一股清香竄入他的鼻翼。

  「線香麼……真是風雅。」他等待湖綠色的眸子習慣室內的黑暗,才摸索著想要找出燭火一類的東西,指尖卻是什麼也沒碰到。

  雖然對於室內沒有備用的燭火感到奇怪,清冷的花香依然在室內蒸薰,他只得正坐下來。時間像是添水,在他腦海裡清淺流過,潺潺水聲伴隨竹筒的清脆一聲、一聲,就連他的意識也沉入池底。

  *

  不知過了多久,他試圖睜開眼睛,卻發現眼皮一片沉重。映入眼簾的亦是黑暗,背後抵著的大概正是榻榻米,他想起身,身體卻有一種曾歷經天旋地轉的軟綿無力,他想起身,可卻連一隻手指頭都無法移動。而習慣戰場的他輕易就感知了房裡除了他還有一人。

  「……」喉頭振動了下,但是什麼聲音也沒發出,就連嘴唇都是麻的。

  似乎由上傳來了輕笑聲,那人朝他靠近,一隻手沿著他就寢用的和服衣襟探入,冰涼的指尖滑過帶有熱度的肌膚,似有若無地沿著胸的弧度劃圈,情色的意味不言而喻。他大概起了哆嗦。

  「真可惜……這藥也麻痺了舌根,聽不到你享受的呻吟呢……」腦袋昏沉,意識勉強撐著,但就連對方的聲音聽起來都是從太遙遠的地方傳來。

  見軟綿躺在地上的他的確毫無反抗能力,來人的動作愈發大膽,讓似乎側躺著的他仰上躺好,並且拉開了腰帶。就著昏黃月光,能夠看見和服衣襟交錯間的肌膚。


【其二】

  時值盛暑,由四面八方包圍而來的熱氣令化成人形的刀劍男士們也初初同時體會了汗如雨下的苦楚以及夜半乘涼、偶時來一碗冰品的樂趣。

  正是烈日高掛空中的午後時間,即使坐在廊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揮著手中團扇,也無法揮去驅之不盡的暑意。於是他提起腳步,信步在本丸裡亂走,忽然經過了廚房,他才掀了竹簾進去。

  毫不意外,身著白衣棕袴、用紅白相間繩子將寬袖綁起以便活動的那人正在前後忙活著。注意到有人進來,他轉過頭,讓他可以看見他紫色的瀏海正用紅色蝴蝶結繫起。

  「在找什麼嗎?」歌仙微微笑著,用布擦乾手。

  「天氣太熱了……」他總覺得歌仙站的位置有點逆光,又或者是熱得令他眼前氤氳,他沒法好好地正面回答歌仙的問題。

  「請稍等一下。」歌仙又在廚房裡走了走,沒多久手中就捧著一盤綠色的水羊羹:「這個、如何?」

  「……十分感謝。」接過歌仙遞來的水羊羹,他猶豫地叉了一口,清甜的味道在嘴裡逸散開來,沒兩下便滑入喉嚨,最後才嘗到隱隱約約的抹茶特有的苦味。沒多久盤子便見了底。

  「歌仙不一起吃嗎?」他滿懷感激地將盤子遞迴給歌仙。

  「嗯──我就不用了,有茶就夠了。」歌仙也結束暫時的休憩時間,將茶杯放回桌上。

  「這麼熱還喝茶……真是服了你啊。」

  「這麼熱,在準備什麼呢?」

  「晚餐的材料。」歌仙微笑,轉過身清洗盤子。

  他就這麼望著歌仙的背影,雖然嘴裡的清涼猶在,他卻覺得喉頭裡乾渴起來,有什麼其他的東西在灼燒。

  他忍不住踏前一歩,將人攬入懷裡,他聽見了陶器摔碎的聲音。他的手反射地去握住歌仙的,手指在匆忙之間摸到他掌裡的刀繭。

  「等……」

  不給對方有任何反駁的機會,他只是想知道他剛才喝的茶和自己的抹茶水羊羹的味道是不是相同,於是他利用身高優勢,將他的臉捧向自己的方向,低頭攫住了那雙唇。

【其三】

  第一部隊隊長歌仙兼定在和主上報告完當日於大阪城的戰果後,最後一個使用完浴室,才一身單薄衣服回到屬於自己的房間。

  不可否認,來到本丸之後,他的確渴望殺戮。戰場上的硝煙,因為作戰激烈而踏步掀起的粉塵,殺伐的聲音與隊友的吆喝,偶爾噴濺在皮膚上的、胸前牡丹上的、披風上的、自己的或敵人的鮮血,都能令他化作人身肉體深處的心臟激動鼓鳴。

  方才和主人報告時,主人才誇讚他今天的表現特別出眾,展殺敵人的數量最多──然而這些都與他何干?他或許、只是單純地享受沙場罷了。

  他推開自己的房門,卻對眼前的景象一愣;搖曳的燭光,在慘白的牆壁糊上晦暗的灰色影子,像是不小心兌了過多水的墨汁,慘澹地晃染著一人的身影。

  歌仙訝異地望著眼前的人,不由得屏息向後退開,摸索著就寢前總是放在一旁的劍鞘。

  「哦呀,不需要這麼驚訝啊。」和自己同色的瞳孔映射著妖異的神采,瞇細了眼帶著嘴角的弧度朝自己接近,他的手懸在半空中。

  「明明是朝夕相處的不是嗎?這樣的反應我好傷心啊。」紅色的、蓬鬆的、和自己極其相似髮絲垂落下來。

  「我平常,都待在這裡呢。」他伸出了白得幾近透明的指頭,沒有溫度的手掌確實地貼在了左胸口上。

  「我總是能聽見你的心跳哦。」他的另一隻手輕易地捉住了歌仙的。「你……也想聽聽我的心跳嗎?」

  歌仙的瞳孔愈加放大,他直覺想掙脫這個除了髮色與氣息幾乎是另一個自己的「人」。
  
  「你今天……很嗜血呢。」對方將彼此之間的距離拉近,冰涼的鼻息噴在臉頰邊,舌頭貼上,吮吻綿長印出一排紅痕像在品嘗糖蜜。「真可惜……有機會的話,我也想知道你的血的味道呢。」

  他輕輕一拉,歌仙的腰帶委地,他的笑在燭光跳動間有說不上的詭譎:「就讓我嘗嘗你其他地方的味道吧……」 


  (作者仍保留試閱更動之權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