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10/7百合only-B25-陰陽師櫻桃櫻本
10/28刀劍only-E18-歌女嬸新刊
12/9.12/10-CWT-YOI奧尤新刊
  • 381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未曾相遇-楔子

  銀白是這個國度的信仰,所有直系皇族皆垂有白色的髮,她一頭銀白的髮如瀑如絲縷,逢人就笑。他們又傳說,她完美得一定是他們第一代女王的轉世再臨。

  而他,雖然早她兩年出生,但身為旁支的皇族,黑色的髮在銀白之下顯得特異。自然,連出生也不受什麼人重視。

  明明說正格的歷代皇室直系裡也不乏不願被提起的人物,但彷彿他們之中出的那麼幾個有名的叛徒卻更加罪不可赦,僅僅頂著黑髮、宴會上數次被拿出來調笑的名字都可以讓他們在皇宮裡和直系皇室同住的日子被壓得喘不過氣。

  那是他第一次見她。小小的身子被裹在濃密的長袍中,白色為底的布料,交纏著銀色與金色的錦繡,藍色花紋攀趨袖口,還有她那頭舉國上下為之讚嘆,象徵著至高純粹美德的銀白色長髮。

  直到現在才第一次見到他是因為直系皇室的誕生總是祕而不宣,更何況他們作為旁系,自然不會被邀請參加誕生會。

  「他是你的皇兄,示。」隨行的乳娘拉著她的小手,這麼說著。

  才五歲的他也知道對這話感到好笑;旁系的孩子,基本上並沒有什麼機會得到真正襯得住所謂「皇兄」的地位──即使他們家族仍有少數人妄想著他有一日真真能夠坐上王位,只是這樣的期盼僅僅持續了兩年,眼前的女孩出生為止。

  她眨了眨水藍色的大眼,盯著他瞧。

  放開了乳娘的手,她踏著套在絲質的白色鞋子的小腳,朝他嫋嫋婷婷走去,而他這才看清了她的五官。

  藍色琉璃般的眼珠,微微上翹翻飛的眼角,小巧堅挺的鼻子與微微紅潤的臉頰,全部都構成了她的美貌。

  她踮起腳尖,伸出纖細的指頭,撫上了他的黑色捲髮。

  「黑色的。」她笑。

  ──原來她也同其他皇家直系的後裔一樣,什麼銀色的髮是最好的美德,不過象徵了皇家的傲慢罷了。

  「像夜晚,很好看。」她的腳尖一個不穩,整個人撲倒在他的身上,而他還來不及細想話裡的意思,便反射性地接住了她。

  「茵公主!您沒事吧?」乳娘見狀連忙上前將她抱回懷裡。

  他分明在那短暫的擁抱之中,嗅到了才剛綻放的嬌嫩玫瑰的味道。

  那是他一生如何也忘不了的氣味。

  「示,我要你一直一直陪在我的身邊。」五歲的她笑得純真燦爛,銀白的髮在陽光的照耀之下閃著光芒。

  「如果這是妳的期望,我會照做。」七歲的他漆黑的瞳裡難得帶著笑意,忍著不伸手觸摸她的髮。

  她的一切都是那麼高貴美麗,彷彿庶出的他輕輕一碰,她便會如陶瓷娃娃般碎去。

  他不、他不能碰,但是他願意站在她身旁看她、守護她。

  而今,他的皇后的白色鬈髮直直垂在地上,水藍的眼望著他,倔強的唇沒有絲毫玩笑的語氣:「示,我要你一直陪在我的身邊。」

  「如果這是您的期望,我會照做。」他以相國的身份望著她,和小時幾乎相同的答案,卻似乎惹怒了他的皇后。

  「那你的期望呢?示。」粹美的白皙臉孔皺在一起,她不能克制地提高了音量。「如果是你不要的事物,請你清楚、明白的告訴我!」

  「……請皇后息怒。」他避重就輕,一腳趨地,不抬頭看她。

  「如果你是心不甘情不願地陪在我身邊,我不要,我全都不要了!」

  他不記得這位被國民稱作近代以來最完美的皇后過去二十年來曾經擁有過這樣的任性與歇斯底里,但他也同樣不能否認造就他皇后現下模樣的人,也是他。

原創
原創小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