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10/7百合only-B25-陰陽師櫻桃櫻本
10/28刀劍only-E18-歌女嬸新刊
12/9.12/10-CWT-YOI奧尤新刊
  • 381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愛若鏡花水月-五(三歌)(演藝パロ)

  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大概就是很久以後的歌仙兼定回首過往那段荒唐卻於當時的自己美好至極的時光所下的最好註解。

 

  第一次見面僅僅對他的遲到和最後雨中背影有些印象;第二次見面仍然是因為離別匆匆才顯得特別;第三次的談話明明比前兩次長上許多自己卻被名為暈眩的感覺包覆全身,事後被白髮少年驅車送回車站時,壓根忘了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

 

  還帶有睏意的夜晚,他愣愣望著螢幕上的三日月的最新作品,擔任主役的他優雅揮刀,似乎不只劃開了空氣。他忽然開始分不清現實與戲中的差別。

 

  意識沉浸在夢境之中,當次晨清醒時他是在書桌前睜開眼的,畫面正好停格在最後三日月的宣傳畫面。

 

  他看看時鐘,還好今天只要下午再到茶室就好,他拿起手機確認鶯丸有無發簡訊給自己,打開以後卻發現是個陌生號碼,裏頭只靜靜躺著一串數字,恰好是傍晚自己下班後的時間。

 

  *

 

  當午的茶道課順利結束。歌仙送走學員後,回到休息室換下和服,和鶯丸道過再見後步出茶室,卻撞見一個似乎在哪看過的身影。

 

  明顯等待了一段時間的少年抬起頭,這才露出被鴨舌帽遮住的一張娃娃臉,短髮下的耳沿鑲著不甚明顯的耳環。「您好,如果沒記錯的話,您是歌仙兼定先生對吧?」

 

  「是的。」歌仙愣愣,一瞬間竟想不起對方是誰。

 

  「您好,我是兼さん……和泉守先生的經紀人。」他壓低聲音,藍色的雙眼閃爍著似乎顧慮著四周是否有人經過。

 

  「啊、是你……你好。」歌仙有禮地點頭示意。

  

  「原本兼さん很堅持想親自過來,不過現在的他不太適合出來走動呢。」堀川露出了微笑,「如果可以的話,兼さん希望可以拿到您的手機號碼,有空敍敍小時候的事情,不知是否方便呢?」

 

  「那倒是沒什麼……」歌仙說著,反射性拿出自己的手機,一邊說出自己的手機號碼。

 

  彷彿憑空變出冊子與筆的堀川望了一眼他的舊型手機,一字不漏地抄了下來,嘴邊不禁小聲:「還在用那麼舊的手機啊……難怪推特、GOOGLE上也都找不到人……」

 

  「唔、不、不好意思?」歌仙沒聽清他壓得太低的話語聲。

 

  「沒什麼,您的手機號碼是……對吧?」再次抬起頭來,堀川的表情換上了燦爛的笑容,有禮地一鞠躬:「那麼,我也該回去陪兼さん前往下一個工作現場了,很抱歉打擾您了,謝謝。」

 

  「啊、啊。」歌仙點點頭,不一會兒熟悉的黑色轎車便緩緩停到他面前。這會開車的人沒有搖下車窗,歌仙趕緊向堀川道別:「那麼我也先走了。」隨後便打開車門上車。

 

  堀川望著那輛駛離的車子,皺起了眉頭:「好像在哪看過那輛車啊……」

 

  *

 

  太陽悄悄不見了蹤影,披上了夜色。這會白髮的少年開車駛去的方向是歌仙更不熟悉的。幾次歌仙都想開口打破沉默詢問,卻又不知道該從何問起,只得任由對方開車到只有他清楚的目的地。

 

  「請下車吧,一樣說是明先生的客人就可以。」無預警地,車子停了下來。

 

  「啊、好的,多謝你了。」歌仙開了車門下去,這會佇立在他眼前的建築物和上次截然不同。日式典雅的建築綴上紅色的燈籠,在夜晚裡顯得有些炫目。

 

  「久候多時了,請問您是哪位先生的客人?」木門拉開的瞬間,一名穿著高雅的女子跪坐著迎接他,只需一眼,歌仙便知道女子身上的和服要價不斐。

 

  「明先生的客人。」

 

  「好的,請跟我來。」

 

  脫下了鞋只餘襪子,踏在木造的地板上。這棟建築物無論是偶時瞥見的日式庭園、轉角邊的插花、門上繡的圖案、牆上擺的字畫都是極其講究的。最後女子在一扇繪著月下櫻的門前停了下來。

 

  「恕我打擾了。」

 

  「請進吧。」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從裏頭傳出來了。

 

  門被拉開,對上眼的自然是那雙狹長的眼,透著笑意。「又見到你了,歌仙。」輕描淡寫彷彿今天一切都只是巧遇。

 

  「那麼麻煩你們上菜了。」三日月朝女子示意,女子也有禮地鞠躬離開。

 

  歌仙有些侷促地走進包間,揀了三日月對面的位子坐了下來。

 

  「很高興再見到你呢,歌仙。」三日月望著他。

 

  「我、我也是。」還來不及思考,話語便脫口而出,三日月的笑意愈發濃厚了。

 

  不一會兒,一道道精緻的餐點便端了上來。魚肉火鍋、龍蝦、生魚片……各種小菜擺了滿滿一桌,連碗筷都是漆具,歌仙差點沒嚇得不敢動筷。

 

  「無所謂,吃吧。」像是讀出了他的心思,三日月依然是那樣的微笑,自己緩緩夾起一塊肉片。

 

  和菜餚一齊端上來的自然少不了酒。許是有點微醺,歌仙漸漸地也放鬆下來,不知不覺原本看似很多的菜餚也被吃得差不多了。

 

  「歌仙,能請你幫我倒杯酒嗎?」方才還聊著和書畫相關的話題,忽然一句話讓歌仙醒了過來。

 

  「那麼就……失禮了。」歌仙緩緩起身,緩步移到三日月邊跪坐下來,拿起了燒酒瓶就要朝他的杯盞中倒。

 

  然而他的手腕就這麼懸在空中被握住了,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他一跳,酒瓶從指縫間滑落,應聲碎裂。

 

  「啊……很抱歉……」

 

  「歌仙不需要道歉。」隨即三日月便將人拉到懷裡,帶著酒液的唇便吻上了對方的。

 

  原先只是淺淺的啄吻,趁著歌仙還有些發醉,三日月毫不客氣地藉著他嘴渴求呼息張嘴之時舌頭便侵門踏戶,一遍一遍一圈一圈吮遍他的口舌。

 

  被在心底有著重要位子的人、被這樣侵略的吻擾得毫無思考能力,歌仙就這麼毫無力氣任人擺布。意識浮沉之間還聞到對方身上有著淡淡的木香……

 

  再次回過神來自己已經被壓在榻榻米上,兩人的衣服都凌亂不整。歌仙自己身上的襯衫鈕釦開了好幾個,對方還順著他的鎖骨向下親吻,而三日月的襯衫早就敞開。

 

  「三、三日月先生……」他輕聲喊道,三日月這才從他的胸前抬起頭來,那雙眼睛望進了自己。

 

  「啊啊,這裡似乎會有人打擾呢。我們換個地方吧,歌仙。」語音甫落,歌仙的身子便被抱離地面,三日月往裡走了一些,摸索著牆上,沒一會兒一扇幾乎看不出來的門便被打開,然後再次被掩上。

 

  那一晚的事,歌仙無論如何也忘不了。

 

  而被遺忘的正是歌仙放在外套口袋裡,輕聲作響的手機。

 

  (續)

歌仙兼定
刀劍亂舞
和泉守兼定
三日月宗近
演藝paro
兼歌
三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