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ICE5-博多豚骨拉麵團突發本
CWT49:預定參加
  • 3991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雙用賀文】圍巾-APH典芬

  「是時候打掃家裡了呢。」輕聲地說,提諾收拾起桌邊的雜物,將它們抱進房間一一歸位。     順手打開衣櫃,想要順便稍作整理。於是將裡頭的衣服拿出,卻在搬移的過程中,一包衣物跌在腳邊。   「咦?」將布包拾起,卻在瞬間明白。   ──是那段日子啊。   那段沒有你的日子。   在遇見你之後第一次覺得白茫茫的雪景淒涼,第一次覺得北方的溫度太過寒冷。無盡的白、殘酷的紅與絕望的黑,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夢境和現實輪流侵襲。   表情微微柔軟下來,是憐惜,也是緬懷。   坐在床邊緩緩打開布包,當自己住在伊凡先生的廣大宅子時,那些陪伴自己、來自家鄉的衣物。   手觸到深藍色的布,稍稍用力扯出。   「這是……」 *   *   *   悄悄走到正在看報的貝瓦爾德身後,正想開口,對方卻已察覺,回頭:「整理東西?」   「嗯,是啊……」   話語未完,對方一個吻已落在自己額上:「辛苦了。」   「咦…不、不會啦。」臉頰微微一燙,「我、我身上都是灰塵呢……瑞先生……」   「洗桑拿?」   聽到桑拿,精神都來了:「咦、可以嗎?」因為有時候興致一來,兩人比賽就會不小心洗過頭,所以有好一陣子提到桑拿瑞先生的眉頭都會皺起……   「嗯,一起。」   拿著洗桑拿的用品,走進了桑拿室。   將石頭烤熟的同時,兩人都先稍微沖了一下溫水。   正想拿起勺子舀熱水時,貝瓦爾德卻順手接過,將熱水澆到已經發燙的石頭上。   「唔……謝謝瑞先生。」   蒸氣氤氳,直要看不清彼此,又是往事浮上心頭。 *   *   *   走到久違的宅邸,卻看到你遠遠地站在院子裡。   為什麼、為什麼還要來找我呢?   我不想相信伊凡先生的話,但是……   我忘不了雪地裡,家裡人的鮮血緩緩蔓延,在無數個黑夜裡。   所以我不想看你,直接走入門廊。   『……對不起。』你為什麼還要抓著我呢?   我沒有回答,因為回答會讓你聽見我哽咽的聲音。   開門進屋以後,我卻對著一塵不染的空屋流下眼淚。   ……笨、蛋。哪有房子這麼久沒人住,還能這麼乾淨。   隔天你依舊站在門口等我。   其實,我早就知道不是你的錯……   所以,我開門── *   *   *      「芬,醒醒。」   模模糊糊地睜眼,瑞先生放大的臉卻離自己好近……  「咿咿咿咿──?」   將提諾摟進懷裡:「泡太久了。」   「唔……是嗎?」自己已經穿好浴袍,和貝瓦爾德躺在床上了。   可能真的出神得太嚴重了……   「休息。」貝瓦爾德也摘去眼鏡,躺到被窩。   「……等我一下!」   兩分鐘後,提諾將不知道什麼東西藏在背後。   「瑞先生、閉上眼睛喲。」   依言闔眼,貝瓦爾德只感到頸上一陣柔軟。   睜眼,是一條深藍色的圍巾,同時環著自己和提諾。   「……」   「嘿嘿、是當時的圍巾。」臉還是微微的紅了。   將提諾攬入懷中,感受彼此的溫暖。   「不會再讓你離開。」 *   *   *      永遠記得那一天,站在山丘上,看著遠處的戰事愈來愈近。   「不會有事。」你皺著眉,把我拉進懷裡,從衣袋裡拿出圍巾圍住我們。   「嗯。」我始終都相信著。   只可惜事實是,你讓我先回自己家以後,伊凡先生就來了。   你特地將圍巾纏在花蛋身上,親自送來伊凡先生家。   那是我當時唯一能夠思念你的。   也是我在你經過那麼多年後,再度站在我家門口時,用來和你和解的──   我開了門。   你轉頭看我。   「不可以再……」分開了。   我把圍巾圍在我們頸上,低著頭,再次回到你身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