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ICE5-博多豚骨拉麵團突發本
CWT49:預定參加
  • 3991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三國】大風起兮(亮瑜)

  幾乎獨攬大權、肩負重責大任的你不可能心緒清明;表面上觀景,心是層層重重的密,無一處空隙。   剎那間,一陣風起,刺骨而潮,帶來北方獨有的氣息。   你竟因這陣北風憶起了生於葬於南方的那人。   那時也是像這樣由秋入冬的天氣,你帶著全數人的盼望入了吳地,雖然始終沒見過春天桃花開放的燦爛嫣紅,卻看到了許是此生最美的景色。   你實在不確定自己有沒有愛過他,也許恨他更多。你只記得在他死時你那樣仰天跪地的嚎哭,像是要將這一輩子的眼淚全數哭去。   你好奇著若那人活得和自己一樣長久,也許現在天下便不是這個模樣,也許你就並不需要此時此刻站在這個位置。   活得長並不代表從此在史書的地位便穩固了,活得短也許是一種解脫。   那時你年輕,沒有想過任何其他的可能性,只是傲慢地踏著步子,一步一步離遠了他的招降。   即使現在,你也寧可他歸順於你而非你屈就於他。   國仇啊家恨啊,只因當時的你為了先主的賞識,便決定了這一生的路。   說忠,你有,說義,你有。但是,情呢?   也許你終究沒有愛過什麼人,在這樣的悠悠天地之間,又有誰能夠確定自己真正在乎的是什麼呢。   這陣風來得又長又久,也許是什麼人要寄託什麼樣的情感往什麼地方去,但那些其實與你無關。當風終於停止,你不若當年烏黑的髮鬢也總算落回臉頰雙側。   「丞相,天冷,請回帳休息。」姜維的聲音由後頭傳來,你知道他已立在你身後許久,只是不願擾了你難得的寧靜。   「伯約,猶記〈大風歌〉否?」   身後的那人一愣,你便開口唱道:「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猛士是他、是他、是他,是每一個先自己死去的他。   不過四百年的時間,中原已不若當年模樣,諷刺的是自己還以復興漢室作為目標。   你的嘴角浮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又唱:「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我們回吧,伯約。明日又是戰事。」   你想著明日,又或許沒有明日。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