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CWT48-奧尤新刊
5/5GJ場內百合only-尤赫新刊or六唐再錄
  • 38678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所謂無法觸及的事物(寧鹿)(寧次悼文)


  只可惜他把忍者這樣的職業想得太過簡單,出生入死是一回事,比起這個更麻煩的似乎是在這份工作中碰到的人、事、物。

  聽過他的名字是一定的,人人稱為日向家的天才,雖出身分家能力卻更勝本家的長女。

  中忍考試的時候他只覺得這個人殺氣騰騰,難以相處,壓根兒不想接觸。

  誰知道自己意外升為中忍,成為小隊長,還接到了奪回佐助的任務。

  他發現他的思考步調非常接近,往往說出一個指令,對方不需解釋自己便能完全信任且採取最合乎需求的行動。

  而他也注意到他身上的那些殺氣已不會再針對身邊的人,只針對與木葉為敵的人。

  在他們升上上忍之後,他依然奉守自己人生的原則以及一貫的悠哉步調,閒暇沒事就懶懶散散躺在河堤望天看雲。

  「……」就是那麼一天,他感覺到自己平常賞雲的雅座有人接近。他總揀那些沒什麼人會路經的空地,有人實在不平常。「有什麼事麼?」

  很努力地回想了自己有沒有漏掉任何任務,得到的結論是「應該沒有」。

  「呃,抱歉。」回答的人聲音有點陌生,但他確定自己聽過,連忙起身望著來人。

  那人一頭黑色長髮,頎長的身子挺拔好看,對於自己被發現這件事好像有點侷促不安。「修練路過看到有人在這。」

  挑起細眉,原來日向家的人修練還有偷看的興致啊……

  不過被這個人打擾,他其實並不是很在意。

  「嘛,也沒什麼。無聊的話可以留下來,但不要告訴太多人,人多的話會很麻煩的……」

  聽著「這是我家請隨便坐坐不要客氣」的語氣,日向寧次不禁覺得這個人好像和以前所認知的不太一樣──雖然怕麻煩這點並無不同。

  或許是修練累了,或許是微風太舒服,他看著原本躺下的人又躺回最初自己看見的姿勢,似乎真的不在意自己。於是他也坐了下來。

  「為什麼要看著觸及不到的雲呢?」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對,就是這樣開口問了,風花雪月的不像平時的他。

  「……」躺著的人一雙鳳眼半睜半閉,隔了許久許久才冒出一句:「寧次,你會不會下棋?」

  從此他們的距離愈來愈近,彼此都訝異於和對方雖有許多不同之處,相處起來卻比一般人舒服很多。或許對於自己願意接受的人,包容一向都不是什麼問題。

  當他忍不住第一次吻了正在看雲的他的額頭,那個人並沒有露出什麼不願意或者意外的表情,即使再鎮定,他的臉紅也恰恰說明了一切。



  
  「鹿丸,醒醒,該上班了。」低沉的嗓音好像從遠方傳來,但當意識隨著聲音慢慢回到現實時,他感覺到自己正在棉被裡縮成一團。

  「……再五分鐘。」習慣性地賴床,習慣性聽在情人耳裡的撒嬌。

  「參謀長大人,您是希望要我更『溫柔』地請您起床嗎?」感覺到厚實的手掌伸到了頸後,摩娑的感覺令他馬上驚醒。

  「我起來了、我起來了。」連忙翻身坐起,細長的眼斜睨明顯藏著笑意的男人。

  「果然很有效。」

  「囉嗦!害我賴床的人是誰?」賭氣地扔開棉被,露出了赤裸的肩背,接過對方「貼心」遞來的衣物。

  這是他們很久以後的生活。

  身為暗部隊長的他不會每天在家,但他本來也不是那麼黏人的人,更何況參謀的工作量本就不小,待在辦公室的時間長。兩人投入工作中也會自然而然忘記思念。

  不過每當兩人相聚時,總是會一起散步走回家,一起在蔬果店爭執是否該買南瓜,一起下一盤將棋──即使每次纏鬥到最後都只能以寧次認輸作結。

  「鹿丸,在想什麼?」原本眼前的是一片明媚的天空,回過神發現已經換成了一對純白的眼珠定定地看著自己。

  「……你擋到雲了。」一貫地回答,看到對方有點不甘心的表情,只好再補一句,並握住對方的手:「你的眼睛和雲一樣,但是我想晚點回家一個人看。」

  他看見了寧次的笑,薄唇微勾,他竟然想伸手去摸他含笑的眼睛。



  他睜開眼,甫在昏沉中望了望自己睡夢中的位置似乎是大床的一角。

  搔了搔頭,望向窗外,是個陰沉的雨天。

  沒有賴床、沒有多餘的話語,他拿過床頭櫃上的髮帶隨意將頭髮束起,也隨意點上了一支菸但沒放入嘴裡,只是擱在窗台,任香菸的氣味在斗室裡裊裊。

  他離開了家,循著木葉往市中心反方向的路走著,不想撐傘,或許昨夜那些夢境太不適合撐傘。

  身上的香菸味隨著雨水混雜青苔和泥土逐漸消散,於是他又再點了一根菸,這次是拿在手上。

  他來到一片立滿灰白石碑的草地。他熟悉地直走,左轉,經過兩排,再右轉。

  「早安,寧次。」他將香菸輕輕放在碑前,盤腿坐了下來,看著煙霧繚繞。




  (完)




  相信大家看了614話也和我一樣憤慨,即使身處報告海昨天只睡四小時今天還是想把悼文寫出來
  但是因為太難過又太累以致於沒什麼文筆,只是想為了這個寫個寧鹿文記念且表哀傷......
  從前寫的寧鹿甜文,現在看起來都是無法觸及的未來
  對於我和鹿丸來說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ˊ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