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ICE5-博多豚骨拉麵團突發本
CWT49:預定參加
  • 397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Magi】理所當然的位置(辛賈)

   「辛德利亞真是一個很好的國家呢。」阿里巴巴握著小刀,不禁感嘆道。
  
  「是啊。」雙腳懸空,坐在阿里巴巴身旁的阿拉丁回應。


  「呵……真是謝謝你們了。」兩人被突然傳出的聲音嚇了一跳,回頭,看見的是戴著綠色頭巾,手上抱著許多卷軸的男人。

  「不好意思……嚇到你們了。」賈法爾微笑。

  「賈法爾哥哥的工作做完了嗎?」阿拉丁睜著藍色的圓圓大眼好奇地問。

  「還沒有,只是從白羊宮拿一些公文去紫獅宮給辛而已。」稍稍捧了捧手上的卷軸堆,笑的似乎有些無奈。

  「政務官的工作好像很辛苦呢。」阿里巴巴望著那一堆卷軸,似乎有點卻步。

  「應該的,這沒什麼。」依然是相同的微笑,這幾年其實早就已經習慣。

  「賈法爾大哥哥很適合站在辛巴達叔叔的身旁呢~」想起了初識的時候,以及這些日子在辛德利亞看到的景象,阿拉丁這麼說著。

  「這樣啊……」回答的同時,報時的鐘聲響起,提醒了他尚有政務未處理完畢,只得向兩人告辭,一路上卻想起了過去的回憶。



 
  「賈法爾,我決定建立國家了。」這是那天晚上,辛回到旅店房間時對自己說的話。

  正在房間一角打理行李的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決定了……?」

  「嗯,是啊。要能夠庇蔭這些流離失所的人們,果然還是建國比較有保障呢……」男人英氣的眉毛蹙了蹙,雖然同他說著話但明顯就是分神在思考其他的許多事情。

  其實他心裡早就有底。跟著他這麼多年,即使不能完全預測出他的一切思考和行動,但是比起其他人,兩人之間能夠不必言語便能明白的事情已經多出太多太多。

  從最近圍繞著辛的人談話的人的氛圍來看,離辛成為他們簇擁的王的日子不會太久。

  「唉……」對方一聲下意識的長嘆,賈法爾從眾多紛雜的想法回過神來,將手中的衣物放進包包擺好。

  「辛,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吧?請早點休息。」堆起笑臉,他望著眼前紫髮過腰的男人。

  「說得也是,現在煩惱也無濟於事,你也早點休息吧。」臉上多少恢復了精神,他便開始了就寢的準備。



  是夜,賈法爾一身便裝,立於一棵樹上。而這棵樹,離正在呼呼大睡的辛巴達所在的旅店距離了三公里。

  「看來許久沒有這樣趕路,欠缺鍛鍊了啊……」和原本自己預估的時間比起來,現下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他拍了拍袖子上不小心沾上的塵土,忍不住在樹枝上坐了下來,望向穹頂一輪過於明亮的月亮。

  像他這樣的人,能夠在那麼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認識辛,已經擁有太多的好運了。他直覺地認為,像辛那樣在眾人面前看起來耀眼的人所建的國度,不需要擁有陰暗過去的自己。

  正要站起來繼續趕路時,卻聽到了熟悉的聲音:「賈法爾,這麼晚了你在這裡做什麼?」

  魔裝化的辛巴達突然從天而降,恢復成原本的樣子站在他的旁邊。

  「咿──辛,你不是睡了嗎?」驚訝之餘,手被對方牢牢地抓住,完全沒有機會拉開兩人的距離。

  「誰叫你又和小時候一樣隨隨便便就離家出走,這次又為了什麼?」不給對方有絲毫逃離的機會,他這麼說著,金色的雙眼牢牢地盯著他。

  「沒、沒什麼。」

  「不要騙我。」不過簡潔的四字,似乎有言靈的力量,逼他不得不說出答案。

  「您的國家,不需要我這樣的人吧。」他撇過了頭,不願直視他的雙眼。

  辛巴達一愣,手收得更緊,硬是將他們的距離拉得更近:「賈法爾啊,我並不想當王,我想你也知道的。」

  「但是,既然我都決定建國了。我要建立的國家,就是可以容納你的國家。」

  他驚訝的抬起頭來,迎上的是他滿面的笑意與堅定。他好奇著為什麼他總是能將自己內心糾結擔憂的許多事情,都說得這麼理所當然。

  「更何況,一個國家不能只有王,還要有輔佐的官員才行呢。」

  直到接過了象徵一國政務官的綠色頭巾,他還常常想起那晚的事,以及他的王的話語。



 
  總算將一天的政務處理完畢,辛德利亞的政務官脫下外衣坐在床緣,仍是不放心地再次確認一天的事情有無確實做完。卻在這時,聽得窗台上傳來聲音。

  他頭也不回:「魔裝不是給您拿來做這種事的啊。」

  「別這麼無情嘛,我是來找你的喔,賈法爾。」熟悉的聲音回答,伴隨著靠近的腳步聲。

  感覺到床鋪沉了沉,他知道他的一國之君很自動地爬上了他的床,並且躺進棉被裡。

  「您可以不要總是這麼理所當然地睡在我的房間裡嗎?」無奈地躺了下來,一邊應付著朝這裡伸過來的大手──但最後仍是被對方攬入懷中。

  「因為是你我才這麼理所當然啊……」對方的金眸半睜半閉,在黑暗中似乎仍然閃著神采。

  他不禁笑了,心甘情願地貼上了對方湊過來的唇。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