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CWT48-奧尤新刊
5/5GJ場內百合only-尤赫新刊or六唐再錄
  • 38678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Magi】故事的終結(辛賈)


  「從前走過了那麼多地方,果然還是有沒有到過的地方啊……」
  「是啊,辛。」

  當他還年輕而他還年幼時,他們曾走遍世界四處攻略迷宮。他的王聲名遠播,多少人前仆後繼曾試圖暗殺──而他也是當年的一員。

  於是他遇見了他,遇見了生命中唯一的光。

  他從此成為了他的一切。

  「賈法爾啊,我一直都不相信神,你知道麼?」他側過臉看他,從前亮眼的紫髮在陽光下能夠看見幾縷灰白,目光似乎也不若從前銳利。但是無論如何,在他眼裡的他依然是昔日的模樣──他知道自己在對方心中也如是。

  「知道的喲。」沒有問他為什麼突然這麼說,但他也這麼相信著,如若他的世界有神,也只會是他。

  即使他不相信神,在他年幼跟著他四處冒險時,他也常祈禱當對方遇險時能夠平安無事。

  『想跟著我就不要怕失去我,賈法爾。』曾經他淚眼包紮男人左胸心臟旁、深得見骨的傷口,他這麼說過。

  現在的他不害怕失去,也清楚明白祈禱的徒勞無功。

  最可怕的從不是詛咒之人,而是詛咒本身。

  他們走到了小山丘的頂端,放眼望去仍是一座座起伏的山巒。

  他耳邊響起了他略為急促而規律的喘息聲,但他只能裝作沒有聽見,他們已經走得極慢極慢。

  他翻起衣袖,露出了一雙纏繞紅線與銀鏢的纖長手臂。他輕輕勾起紅線,將其一點一點地全數抽離自己。
  他將這個陪伴他幾乎一生的銀鏢捧在手心,而後,從山丘上拋下。

  他們近乎屏息地看著那對銀鏢從視線中消失。

  ──將沒有需要保護的對象,也將不需要保護自己,所以,不需要了。

  他看向身旁,金色的眼與薄薄的唇對他笑著,但他沒有漏看他的額上沁著冷汗,他伸出手用象牙白的袖子為他拭去汗珠。

  「我們繼續走吧,賈法爾,不好好享受這裡的美景就太浪費了。」不知何時,太陽已從天空中央悄悄西移,澈藍與淡澄在天空邊緣渲染出奪人目光的色彩。

  「好的。」他近乎攙扶著他的王,從山丘上緩緩走下。

  落日隨著他們的步伐愈發靠近了西邊,他緩緩開口,聲音裡有不難察見的嘶啞:「對不起,賈法爾,可以休息一下麼?」

  於是他們停下腳步,雙雙躺在這不甚陡斜的山坡上。

  他硬是摟他在懷裡,閉著眼睛似乎在感受微風吹拂。

  「能夠遇見你真是太好了啊……賈法爾。」

  我也是。但他沒有說出口。

  他靜靜地靠在他胸上,直到感到他的身體不再有任何起伏。

  他拉開了他摟著自己的手,抽出他掛在腰際的劍,抵在了自己的胸口,然後手勁漸漸收緊,身體猛地前傾,任利刃刺穿自身。

  放開劍把,艷紅一如夕空的鮮血不停湧出,幾乎要讓他和橘紅的天空融為一體。

  「對不起,弄髒了您。」蒼白的嘴角淌下了一絲鮮紅,和眼角流下的水滴一同匯流而下,滴在他白色的衣袍上。

  他的臉慢慢、慢慢地靠上了男人的胸膛,即便不能聽見心臟鼓動的聲音他仍感到溫暖。

  於是,他們總算可以和心愛的人共度餘生──依照自己的意志。

  他閉上了眼睛,這麼想道,彷彿有微風拂過面頰。
 
  (完)
 


這篇的氛圍是想要寫出這首歌的氛圍
從前我以為這首歌是子露的歌
但彷彿更符合我心中一起走到世界盡頭的辛賈
辛是因為墮轉的詛咒而逐漸衰弱
和賈法爾終於離開了辛德利亞
前往他們曾經約定要去看的美景
就是這樣一個最後的故事
而我想說的關於他們的事情還長得很
歌詞附如下 :

春を待つ花のように
像是等待春天的花朵
風の中震えていた
在風中顫抖著
もう少し近くに来て
一點一點的更加靠近
命に触れたい
想要觸碰到生命
 
神様がいない国の
沒有神的國度
空のない草原には
沒有天空的草原
返れたい帰れないと
想回去卻回不去
嘆く鳥たちの調べ
悲嘆著的鳥兒們的歌謠
 
愛しい人と寄り添って生きて行きたい
想與心愛的人共度一生
 
いつも祈っているのは
一直以來只為了你的事
貴方のことばかり
而祈禱
涙を歌に変えて
把淚水變成了歌
甘く奏でるよ serenato
甜美地演奏著 serenato
鈴の音
鈴之音
 
夏の在処探して
尋找夏季的所在
今宵最後の星が照らす道を行こう
今夜你我一同走在最後一顆星星照射著的
二人で
小路上
 
太陽が隱れてから
太陽隱藏了起來
たましいは凍えていた
靈魂為之凍結
信じない信じたいと
無法相信想要相信
愛を彷徨った二人
在愛裡徬徨的兩個人
 
愛しい貴方と寄り添って生きて行けたら
若能與心愛的你共度此生
 
いつか寂しい大地に
在總是寂靜的大地上
光を呼び戻して
喚回光芒
いのちの旅路を行く
展開生命的旅程
奏でる響きは serenato
演奏著的聲響是 serenato
鈴の音
鈴之音
 
夏の影を重ねて
夏日的影子互相交錯
いつか遠い静かな空へ届くよ
不知何時到達了遙遠寧靜的天空
涙を歌に変えて
把淚水變成了歌
夢路に奏でる serenato
在夢中演奏著的 serenato
鈴の音
鈴之音
 
夏の在処探して
尋找夏季的所在
いつか遠い最後の町へ
不知不覺來到遙遠最後的城鎮
 
羽を休め 
收起羽翼休憩
二人で
的兩人
眠ろう
在此沉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