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CWT48-奧尤新刊
5/5GJ場內百合only-尤赫新刊or六唐再錄
  • 38678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Magi】光之影‧上(辛→尤納恩;辛賈)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那樣的身影,是這世上過於特別的存在。

  有些令人發笑,卻又翩然自得,彷彿不屬於這個世間。

  『那麼……你應該去那座建築物裡。』

  『你說這個國家已經不行了、那麼就由你來成為「王」吧。』

  『國家、世界、都由你親手去改變不就好了嗎。』

  『我看到了哦。暴風雨的大海。你接受了洶湧而來的巨浪,並且跨越了它們。』

  『去吧。去那座塔。那裡將有你所期望的「力量」。』

  他的話有著言靈的力量,驅使他願意相信自己的確擁有成為這世上特別存在的資格。

  這些改變了他一生的話語,他始終都銘記在心。

  不想忘記,也更不能忘。

  於是他不停嘗試攻略迷宮,以為能夠在征服過層層關卡之後再見到那般淡雅的微笑。

  追尋、追尋,他只知道前行。在攻略迷宮時世上僅存的母親已然死去,征服迷宮的喜悅與喪親之慟同時在心中糾結,於是他只能嘗試想他。

  『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旅行者哦。』幾乎忘了多久之後,他才識破這個謊話。

  他曾以為得到力量之後,便能得到再見到他的資格。只是在那之後,那傢伙便再也沒出現在自己面前。他只能一廂情願地認定,「迷宮」這樣神秘的建築物,和他之間有著難解的聯繫。

  正是因為他看起來不能屬於這個世界,他才盲目如斯。

  或許是天生佔有慾的使然,他想要一切得不到的東西。

  天生欲求擁有,那便是他了。

  得到力量後的喜悅,在不知不覺中滋長成貪婪。說要保護人民的話語,在不久之後也將變質成藉口。

  「我有個無論如何也想得到的東西,你、願意成為我的力量嗎?」將一切可用的棋子收納懷中,是年輕的他所認為最聰明的辦法。他看著身著殘破斗篷的年幼刺客這麼說了。

  「哼、我還有其他選擇麼?你又不乾脆一點殺了我。」他用繃帶纏繞的半臉看不出表情,但他知道自己笑了。
  •        *       *       *

  雖然年紀還小,但曾度過了殺人生活的他知道這個男人在找尋某樣東西。
 
  對於他在找什麼,他一開始並不感興趣,也更不曉得該如何和這個男人共處。


  「你啊,別總是這麼戒備。」

  「一命換一命,你自以為好心地饒了我的命,我也只能這樣『回報』了不是麼?」銳利的眼神掃過了他英氣的臉龐,他不以為然。「而且,你說要我成為你的力量。」

  「話也不是這麼說……」他別過了臉,金色的眼眸聚焦又放向了遠處。

  「嘖。」沒來由地覺得有點惱人,他索性將銀鏢往樹上一勾,翻個身便跑離了他。

  「喂!等等……賈法爾!」

  不顧身後傳來的叫喚聲,他來到了沒有人煙的樹林,靠著樹幹坐了下來,同時將臉埋在膝蓋裡。

  究竟是為什麼,會覺得這麼煩躁呢。

  他是第一個將自己當作人對待的人,更是第一個和自己建立起常人關係的人。

  「……混帳。」洩憤似地將銀鏢往地上重重一插,發出了清脆的金屬碰撞聲,卻混雜了一聲鳴叫:「喵~」

  被聲響嚇到的小貓從另一棵樹幹後面探出頭來,灰色的短毛沾染著泥土。

  ……如果是他,一定會說著「好可愛啊」,一邊撫摸著小貓的身體吧。

  但是自己如何也起不了這種念頭,自己果然還是無法成為一般人。他自嘲地想著。
  

  「你一個人孤單地活在這個世界上,也不會快樂的,是嗎?」他手重新握起銀鏢,不自覺地收緊了力道。

  「喂,在這裡幹嘛啊,真是的。」

  「唔啊……」突然雙腳被迫離地,感覺到後頸的衣料被整個拎起。

  「你啊,別到處亂跑了。」將比自己矮上一些的人放下,他很自然地摸了摸他的頭。「我會擔心。」

  他不禁有些愣愣,仰頭看著他,不禁因為陽光的投射而瞇細了眼。

  也許,這就是了,註定成為光之影的開端。


  (續)


  想寫寫一直放眼目光追求卻總是追求不到的辛,以及一直在辛背後支撐著他也沒發現自己感情的賈法爾
  有點擔心自己能不能好好把這篇故事表達出來
  另外辛→尤納恩的設定是來自我家辛巴達的發想XDDDDD
  沒節操的我只覺得「好萌啊。」(欸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