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10/7百合only-B25-陰陽師櫻桃櫻本
10/28刀劍only-E18-歌女嬸新刊
12/9.12/10-CWT-YOI奧尤新刊
  • 381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agi】從屬關係(辛賈)(黑手黨パロ)






   「所以說,你這次又失敗了?」漆黑而沒有星子的夜,好聽的嗓音冰冷響起。

  颳起了風,海港邊的鹹味與濕黏一起撲入了鼻翼之間,但是跪著的那人毫無閒暇感受這些。

  此時此刻,浸淫全身的只有止不住的恐懼與抖顫。

  「真的很抱歉……請您,請再給我一次機會!」一個響磕,他頭重重撞在地上,瘀血的紫浮現在額頭。

  「嗯,這樣啊。」紫色長髮的男人慢條斯理的從口袋裡拿出了雪茄,黑暗中一個微微點頭示意,身後紅髮的高大男人便拿出了銀色的打火機替他點上。

  溫溫吞吞,他抽了一口,呼出了長長長長的裊裊煙圈。

  任何的空白沉默,都是煎熬。

  「賈法爾。」第三次吞吐,他纖長的手指夾著雪茄,緩緩出口。

  「是。」他左手拉著右手的黑色半截手套,動作俐落地從衣帶裡掏出了槍。

  不祥的預感籠罩全身,他的求饒變得更加急切:「對不起、對不起,請您網開一面,我──」話語未完,被滅音器制止的槍聲隨著那人幾乎來不及反應的悶哼,一同向後落到水裡。

  「水聲真好聽。」抖了抖雪茄的煙灰,紫髮的男人背過身子:「該回去了。」

  「請稍候片刻。」

  不出五分鐘,一輛黑色法拉利開到了他們面前。

  「請上車。」方才毫不猶豫開槍的他伸手想要打開車門,但卻因為車燈才看清了左手的手套上沾上了血。

  忍不住低聲啐了一口,他將手套摘下,隨意扔入海裡,並且從口袋裡再拿出了一只戴上:「失禮了。」

  一路無語,只有在通過隧道的時候,紫髮的男人輕描淡寫道:「賈法爾,今晚到我房裡。」

  「是。」

  




 
  他在深夜來到他門前,敲了三下。

  「進來。」
  打開門後,房間正中央的KING SIZE的大床上,靠著的是裸著上身的男人,紫色長髮隨意散落在白色的床單上,只是這些這些都因昏暗的燈光而顯得有些……遙不可及。

  他搖了搖手中玻璃杯盛裝的葡萄酒,輕輕啜了一口。

  「您又喝酒了。」走到床邊,他將灰色直條紋的西裝外套脫下,並且將暗袋裡藏的四把槍拿出放在一邊的桌上,口袋裡的兩把亦是。

  「今夜不喝不行。」輕笑,他金黃色的雙眼牢牢盯在他被白色襯衫包裹的精瘦身軀。

  「是這樣麼。」聽起來幾乎沒有情緒,他脫下皮鞋,同時也將貼在腳踝邊的兩把槍拿出。

  「你該懂我,賈法爾。」

  「……」沒有回應,他又從腰後拿出了兩把槍,放在桌上時發出了些許的聲響。

  「過來。」

  他從袖口拿出了一對貼身的小刀,刀身精緻,刻上了兩條相互交纏的蛇。

  然後他才走到床邊──旋即被床上的男人拉下,翻了身錮住。

  他總是任由他的索求。

  汗水、酒精、濕滑、菸味,以及下身傳來的痛楚與陣陣快感總是在這樣的夜裡一次次地佔據著他所有的感官,席捲任何一切可能的思考。

  只是他是心甘情願的。

  「賈法爾,你知道我為什麼讓你殺他。」

  「……您,做事不需要理由。」他忍耐著差一點溢出嘴角的呻吟。

  「他和『八』有了勾結,背地裡又害死了很多無辜的人。」像是囈語,男人仰躺著,看著坐在自己身上隨著下身節奏扭動腰肢的他。

  「……我明白。」感受到灼熱在體內解放,還來不及多想他又重新被壓在身下。

  「我沒有後悔。」不知道究竟是說給誰聽。

  「我都明白。」然後他伸手擁抱了身上的男人。




  (完)


  從來沒有看過黑手黨相關的電影,想查黑手黨抽什麼菸開什麼車都找不到(崩潰)
  其實私設定是辛於明是大企業老闆(或董事),於暗就是黑手黨
  不過是比較有「義」的那一種啦(笑)
  如果賈法爾年輕時是被派去暗殺他最後反被收服帶回家養的殺手應該很不錯吧
  之後尋仇什麼的一定非常刺激哎…
  無奈功力不足時間不足先寫短短一篇來看看,謝謝您的閱讀(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