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10/7百合only-B25-陰陽師櫻桃櫻本
10/28刀劍only-E18-歌女嬸新刊
12/9.12/10-CWT-YOI奧尤新刊
  • 381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鹿丸生日賀(?)】每逢佳節倍思卿(寧鹿?)

 
  遠處的風從村落後面的山丘上颳拂下來,帶來幾分九月以來的涼意。他倚在熟悉迴廊的柱子上,是他最喜歡的位置,乘涼賞月。

  這麼多年來,逐漸成熟的面龐上依舊一雙狹長鳳眼,只是眼尾比起同齡的一般人們細紋少了許多。也許是他難能微笑,身為忍者的命。

  「鹿丸君,」他身後的拉門被緩緩拉開,是這幾年聽慣的柔嫩女聲:「又在看雲麼?」

  「嗯,在賞月。」說不上第一個單音節是同意還是否認,他連頭都沒回,靜靜望著天上。

  又是幾絲雲被吹送過來,掩去幾分月光,在他臉上投下幾道陰影。

  起居室內的時鐘滴答聲不斷,擾得他心緒有些煩悶,卻硬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後,大鐘悶悶地沉沉數響,迴盪在兩個人住總嫌太大的宅子裡。

  「鹿丸君,生日快樂。」深藍色長髮的女孩微微笑著,安靜溫順垂下一雙白色眼眸,小手輕撫隆起的肚腹。

  「嗯,謝謝。」簡單幾個言詞,已經充分表達他的意思。也許真正想說的仍是在不言之中。

  他望著天上的月,中秋過去之後已缺了幾分。

  「鹿丸君,明天……也去麼?」雛田怯怯地問著,像是怕驚擾了什麼似的。

  「嗯。」他總算回過頭來,剛好對上她一雙很像故人的白眼:「……我一人去就行了。」

  「知道了。」她察覺到他的目光,不知是好意抑或害怕的悄悄避開:「鹿丸君,請早點休息。」

  他點點頭,才別過頭去不再看她。

  也許,只是也許,一切都是季節,又或是、所謂佳節惹的禍。

  *

  一夜無夢,當他淺眠一寐,清晨起來時,連自己都訝異。

  他一直以為自己又會夢到幾年前那場慘烈卻又可笑的戰役。

  那場戰役帶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甩甩頭,他從被褥裡起身,努力不去看身邊躺的是誰,垂眼替她掖好被角。

  他悄悄地離開臥室,決定忽略這個時候略顯寒涼的空氣,從廚房裡拎了昨天雛田準備好、自己又在方才熱了一下的食物籃,緩緩出了日向分家的大宅。

  一路向村外走去,他難得不嫌麻煩地步步踏上傾斜的道路,這路幾乎天天走,他也早習慣了。

  「妳們不是都嫌我懶得運動,我天天走這一趟也礙不著誰。」他曾這麼對櫻和井野說,她們才從此住了口,不再勸他。

  隨手點上一支菸,含在嘴裡吸吐幾口。幾乎沒在看路,他的身影與隨風的菸草味道拐了幾個彎,然後在一座慰靈碑前停了下來。

  捻熄香菸,他淡淡地說了句:「早安,寧次。」

  然後盤腿坐下,將籃中的吃食一一取出。包括鯡魚蕎麥麵、青花魚味噌湯以及一壺茶、一盞酒、兩只杯子。

  「她還是一樣細心啊……」

  「我沒什麼願望好許的,反正再許什麼願望文件還是一大堆。」

  一邊說著,他在杯子裡注滿茶水,空氣裡有早晨的清新與茶的香醇。

  「和平……應該會持續吧。」最近批改的文件都是些村子基礎建設相關,早不復見軍備一類。

  「吶……寧次……」他舉起茶杯,「我可以許願,你對我說聲生日快樂嗎……」

  一滴、兩滴,有什麼滴落在地,淋作深色圓點。

  「怪了,這茶剛泡的,竟然特別澀啊……」




  (完)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這樣欺負鹿丸的……
  最近隨便打開最新進度一看,就看到暗本欺負鹿丸,實在讓我更加憤怒
……
  但是鹿丸,你要相信我還是很疼你的TWT

  下面有最新進度自行改圖,能夠接受再往下拉,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