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ICE5-博多豚骨拉麵團突發本
CWT49:預定參加
  • 394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進擊的巨人】妳未能實現的承諾(尤彌爾x克里斯塔)(尤赫)

 
  花開、花落,如此重覆幾回,就勾勒出她的等待又綿延了幾年。

  四季如昔,而她斜倚在那座小丘上的樹下的習慣,亦沒有改變。

  常常,風會從遠方迎著她的白皙臉頰拂了上來,順帶送來沾滿她金色髮絲的粉瓣。這時她會伸出纖纖細指,輕輕捏去碧藍目光所能觸及的軟嫩花屑,然後任其隨風而去。她總是閉上眼,想像是那個女孩如何像當年一樣撫觸自己的臉與髮。

  人類以二十年的時間與大量的性命換取了終於到來的自由。她一次一次隨著調查兵團與同期的夥伴朝牆外出發,一次又一次看著或認識的人或陌生的人不斷死去。直到最終,一切總算撥雲見日,他們就著自己的雙手以及知曉這個世界的秘密,獲得了勝利。

  只是,佇立回頭之時,已經隻身一人。

  她永遠都記得那一日,失去左手的艾爾文團長站在城牆上遙望遠方,「那些是最後一批巨人了。」

  她不想知道,在這段漫長的爭鬥之中,究竟有多少人從此離去。

  當時身為士兵的她,積極地參與牆外調查──其實身邊的人都明白,她想找到那個讓她體會到此身生命意義的人。

  「就像你之前跟我說過的一樣,我們以後……已經沒有必要再為了其他人而活下去了。我們兩個從今往後,就為了我們自己而活下去吧!」

  「我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是只要能跟你在一起,無論面對什麼樣的世界,我都不會再害怕的!」

  最後一面,倉促而突然。她以為她在古塔坍塌的那個早晨救了自己之後,自己的執著與領悟得以再次見面,即使知道了她的真實身分她也不在乎了,一心只希望可以從此並肩、執手面對這個太過廣闊而複雜的世界。

  最後卻只有她的一個摸頭,以及一句她沒能聽懂的話語,就此在她們之間劃開了長長的距離,一如牆壁屹立不搖地守護著人與巨人的界線。

  而今,無論牆裡牆外,和平都不再虛偽。原本四處瀰漫的戰後還待重新整頓的、有些肅殺蕭瑟的氣息,也隨著時間的過去逐漸消散,重新融作一片欣欣向榮進而安寧的世界。

  就像是,他們原本所不能真正期盼的,與地獄相對的美好未來。

  調查軍團沒有了需要抵抗的外敵,人力重新收編,部分成了憲兵團與駐紮兵團的上位高官。又或者有些人乾脆一點辭去了軍職,卻仍靠著累積的聲望與退休的軍餉過得極其舒適。

  她的身分特殊,原本她想和部分人們一起遷居牆外──只因為在她眼裡看來,那離她最近不過了。但是最後她仍是半被強迫半遵照自己的意志選擇了留在育幼院照顧那些父母壯烈殉職、無家可歸的孩子們。

  她將所有時間與心力投注在那些孩子們的身上,彷彿在他們身上看見了所謂真正的幸福。

  她鮮少和僅存的那些同期夥伴聯絡,只有偶爾偶爾,莎夏會來看她,當然少不了手上滿滿的食物。又或是當自己趁著晚餐前的偷閒時間,倚在樹下時,會看見米卡莎朝自己走來,圍繞在纖細脖頸上陳舊的暗紅圍巾隨著她的步子緩緩飄搖。

  「妳還在等她麼……?希絲托莉亞。」

  「是,也不是。」

  「有些事情,不是一味希望就會實現的。」

  「我知道,但是我相信。」

  她總是這麼回答著,看著她再次攏緊了圍巾。即使她們都明白也許尤彌爾就像艾連永遠不會回來一樣。

  她也不知道這樣子的漫長等待持續了多久,只是看著自己從前照顧的孩子一個個長大,帶著笑容向她吻別,離開育幼院,直到再也沒有一個孤兒需要育幼院的庇佑。

  然後她便一個人在山丘旁孩子們為她搭的一個小屋住了下來。其實不是沒有人來向她求婚,只是她總是帶著笑容,連開口都不用,那些男人總是會知難而退。

  一個人是好事,兩個人也說不上不好,只是如果身邊的人不是最想要的那個人,那麼就是多餘。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生活太過平靜,她在湖畔的倒影上可以看見自己的金髮已逐漸泛上銀白。她不禁很輕很輕地笑了,因為也許自己就快要能夠見到她了。

  終於終於,有一天的清晨,她聽見了窗外鳥兒的叫聲,但身體卻沉沉地躺在床鋪上完全無法動彈。

  眼前的景色模糊,她甚至看不見前幾天誰來看她而擺在床頭櫃盛開的一朵黃花。

  她想伸手,卻無力地連被褥都撐不起來,於是她只能緩緩閉上眼,卻逐漸看到另一個景象,耳邊傳來了盼了多年的聲音。

  「妳真的很笨。」

  她忍不住笑了,臉頰很冰涼,心卻很燙,眼淚也滾燙地直直落了下去,和在一起。「妳才是大笨蛋──」一如當年兩人一來一往的拌嘴。

  「哎,別哭了,妳這樣子,我也捨不得帶妳走了。」

  「不要!」

  「妳明知道我希望妳好好活著,妳值得更好更多的。」

  「我很努力了。」她想笑,卻只是一盡地流出更多的淚水。「我討伐了很多巨人哦──」

  這般說著像是小女孩般邀功的話語,她繼續道:「妳都騙人……」

  「好了,現在我不是來接妳了麼?希絲托莉亞。」

  她覺得身子變得很輕,眼前逐漸光亮了起來。她總算是顫巍巍地伸出了手握住她的,然後,打定主意從此再也不會放開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