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10/7百合only-B25-陰陽師櫻桃櫻本
10/28刀劍only-E18-歌女嬸新刊
12/9.12/10-CWT-YOI奧尤新刊
  • 381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 / 魔獸パロ】我所見的廣闊世界,有你-1(板車/綠高)

 
  「吼嚕嚕……」一聲撕心裂肺、幾乎耗盡氣力的嚎叫,隨著一雙匕首於空中的飛旋與腥紅色的血液噴濺,化作悶響,最後收攏在沉重的倒地聲,迴盪在殿堂的長廊之中。

  頹傾的大理石門柱幾乎遮去滑膩的地板,更添走動的困難。四散的磚塊則被濕黏的青苔與不知名的藤蔓植物狠狠纏繞。唯有黯淡失去光芒、破碎露出鋒芒銳角的彩色玻璃,以及掛在牆壁一角籠在陰影中的十字架才讓他們稍微記起:很久以前,這裡「曾經」是教堂,但經過了變異後,現下視線所及的範圍卻徒有破敗與滿盈遊蕩的野獸與不死族。

  他俐落地收回半空中躍轉的身子,脖頸由後仰而前傾,收攏從貼身皮甲露出的皮膚紋理劃出的完美弧線,順帶幾滴汗水滑落裡衣。細長的灰藍色眸子頓時一凜,他吐露道:「這是最後了。」

  將匕首清脆插入腰際的銀鞘之內。「啪噠」一聲,只見因動作而飛揚的前髮輕甩,而他則大剌剌地斜倚在一旁的柱上,絲毫不瞥一眼剛剛屍體主人靈魂已正式被自己送入地獄──如果牠有靈魂的話。

  「唔,你不錯嘛,眼睛挺尖的啊,要不是有你,我們的牧師早就不行了。」身旁的「隊友」走了近,舉了舉彰顯自己戰士身分的巨刃,騰出一隻手在他背上拍了拍,咧嘴說道。

  「嘛,沒什麼。」看似不以為意,但事實上卻是幾不可見地朝他手的反方向移動幾分。他從身後的背包中翻出燻肉乾,湊近嘴邊大口咬下,額前的幾簇黑髮隨著他的動作輕顫,手掌心向上朝對方招了招。「報酬,別忘了。」

  「……果然名不虛傳啊。」那人仍然兀自勉強笑道,舉起一個錢袋,拋到他面前。「說好的,三成在這裡。」

  他將最後一口燻肉丟入嘴裡,一邊咀嚼一邊拉開袋子將錢幣全數倒出,銀幣和銅幣在他戴著手套的手上閃閃發亮。

  他才慢條斯理地咂咂嘴,一手很快地將錢幣握住迅速收入背囊,另一手則點了點自己的嘴邊,還殘留著些許肉乾的油光。他一對細長的雙眼向上望向那人:「這個、不用負擔麼?」

  「嘖,果然是隻狐狸。」對方幾不可見地翻了白眼,從口袋裡又掏出幾枚銅板朝他扔去,沒好氣道:「拿去當藥錢。」

  「謝啦。」準確接住銅錢,他連忙起身,同時也順便輕巧拭去臉上的汗水。「合作愉快。」

  手掌在半空中輕巧一旋擺,快得讓其他隊友根本不能確定那能不能稱作道別,他的身形便在屍體滿覆的長長廊道上逐漸淡去,轉瞬間就已沒了蹤影。他們知道他已經以盜賊的得意技能──潛行快速離去。

  轉眼間他已進到附近的森林,判斷過後並沒有任何立即的危險才解去了潛行的步伐。

  他手裡還握著方才那幾枚銅錢,灰色披風在他身後隨風飄曳,勾拉出長長的線條與弧度。晚風從遠方吹來,鑽入他貼身皮甲的縫隙之中,他忍不住顫了顫,而後掀起了披風的前端蒙住半臉,只留出一雙細長上揚的眼。

  靴子匆匆踏在地上,踩出鏗鏘有力的節奏。腳步逐漸加快,直到拐了個彎來到一處農舍倉庫的後方,他眼裡映照出一個穿著破爛、蓬頭垢面的男人隨意靠坐在地上。

  「你來了啊,高尾先生。」

  「是啊,我要的情報呢?」他拉下披風,薄唇輕啟,語氣冷然──他早就習慣該如何和這些人應對。

  「銀貨要兩訖啊。」他伸出沾滿汙垢的手,朝他擺了擺,露出一口爛牙笑道。

  將方才握在手上的銅錢準確無誤地甩到他手上,「好了,快說。」

  對方捏起銅幣放入嘴裡咬了一口,然後一眨眼就已不見錢幣的蹤跡。

  「您要的是一個三十幾歲的婦人以及十幾歲的小女孩的消息吧,兩人都是黑髮黑眼。」

  他不自覺地交疊雙臂,「然後?」

  對方輕鬆寫意地笑笑,「沒有。」

  「你說什麼?」他睜大眼睛,反射性地拔出匕首彎身插入他耳朵旁的牆壁。

  「啊啊,您也別這麼兇嘛。」他訕訕笑道,雖然不能否認方才的確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但很快就恢復鎮靜──對於他們這種臭皮囊一般的人而言,生命也是身外之物的一部份。於是不改一徑的嘻皮笑臉:「我知道的地方沒有,那麼就必定是在別處──您懂我意思吧?」

  「……」受不了這些人相同敷衍推拖的嘴皮子,他狠狠嘖了一聲,將匕首拔起,帶起一陣木牆的塵屑。「最好不要讓我發現你騙我。」而後轉身離去,同樣為了不讓人跟蹤,他再度潛行,小心翼翼地踏著步伐離去。

  一次又一次的期待,回應他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但是現在的他已經不會再哭,因為淚早已在分別的那一日流光殆盡。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