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ICE5-博多豚骨拉麵團突發本
CWT49:預定參加
  • 397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進擊的巨人】不須承諾的互許終生(尤彌爾x克里斯塔/尤赫)

   百無聊賴的午後,窗外陽光明媚,彷若暖黃色的紗簾為一草一木都披上初秋色彩,令她想起了那個女孩旋身看自己時,半空中飛揚的金黃髮梢。

  尤彌爾窩在宿舍裡,無精打采地窩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地翻著一本她根本沒看進去的文庫本。

  啊啊,難得期中考結束的週末,她曾親暱摟著那個女孩,半玩笑半認真地說:「克里斯塔~妳的週末時間是我的哦~」無視身旁萊納投注過來的眼神,她輕撫女孩的髮。

  「呃……那個、」軟軟的嗓音中飽含著不同平時的情緒,她低頭看她,一雙水藍色的眸子若隱若現在額前的幾簇瀏海之中,櫻唇輕啟,開口了卻又幾乎沒出聲,很輕很輕地勾勒出幾個字句:「我週末、要回家一趟。」

  「哦──這樣啊。」故作輕鬆,尤彌爾露出笑容,一如往常隨意揉亂她的髮:「嘛,那下次再說吧。」

  她知道,「家」對她來說是個束縛,即使是自己沒有的東西,她卻也彷彿能夠深切體會她的身不由己。

  回想的思緒未完,突地一道刺耳的聲音劃過她的房間,她反射性地從床上彈起來,文庫本也配合地「碰」的一聲掉落在地。纖長的手勾過旁邊桌上的手機,一邊沒好氣地想著先前莎夏隨便給自己換了個刺耳的鈴聲,而自己還完全忘了這件事──細長的眼淡淡掃過手機螢幕,然後她連忙輕觸接聽鍵。

  「喂。」

  「喂?尤彌爾嗎──」

  為什麼,會是這樣的聲音呢。

  柔嫩的嗓音,卻帶著明顯壓抑過的鼻音。

  像她這樣的人,竟然也會這般感到心痛。她闔上眼,想像著對方現在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

  「妳沒事吧。」說出的話語總是有點衝,那是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來自心底最深處的柔軟的急躁。

  「嗯,沒事啦。」她笑了起來,讓這頭的她根本分不出來究竟是真心還是仍在逞強。「尤彌爾,妳……的時候有空嗎?」

  她說的日子是兩個星期後的週末,她轉過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日曆,決定無視莎夏強迫寫上去的「吃到飽計畫」的字句。「嗯,有空。」

  「太好了。」她又笑了,「我訂了一間小木屋,一起──出去玩吧。」

  「嗯?」她突然有點好奇。

  「啊啊,畢竟是這個家的人,連一點特權都不給我豈不是太過份了麼。」難得聽見她這般撒嬌耍賴的話語,她接聽這通電話以來第一次笑了。



  在那之後的星期一,克里斯塔一如往常地回到學校,面對發還回來的其中考卷也一如往昔地或愁眉或展顏,但只有她看得出來她總是停留在上揚角度的唇邊微笑下,有濃濃的、揮之不去的疲憊。

  數次她都揪著她的頰問她到底有沒有怎麼樣,她都搖搖頭笑著告訴她她很好。

  直到那天,秋天的味道愈發濃厚,使得她們倆都披上了較為厚重的外套,一路從車站緩緩跋涉到座落於半山腰的渡假村莊。

  「您好,請問有預訂嗎?」

  「有,我……是希斯特莉亞。」她頓了頓,才帶著微笑向櫃檯人員說著。

  「……我明白了。」櫃台身著和服的女人看了她一眼,才遞給她鑰匙完成入房手續。

  她牽著她的手,沿著步道緩緩走著,一路沉默無語,她只感覺到對方的指尖冰涼。

  直到兩人來到座落於這裡地勢最高的一間小木屋,開了門進去,她才感覺到她一直緊繃的雙肩似乎終於放鬆下來。

  克里斯塔打開燈,環視小屋內的擺設,臉上慢慢有了神彩。「看起來真好呢。」

  「累不累?冷不冷?」尤彌爾不是很關心這個,只是低下頭看她,順帶又握了握她的手心。「我們先去吃飯吧。」

  剛才櫃台的那個女人告訴她們說旅館餐廳特別幫她們準備了一桌雙人晚餐,要她們務必過去用餐。

  「嗯……」順勢輕輕靠上了尤彌爾,她不禁瞇細了眼。「尤彌爾……好像媽媽哦。」

  「說什麼傻話。」索性將人摟到懷裡,然後看著對方在自己懷裡低低地笑了出聲。




  不得不承認,即使是庶出,雷斯家的待遇還是頂好的。

  那一桌豐盛的菜餚她和克里斯塔根本吃不完,硬塞之後還是剩下了一些,只有在這種時候尤彌爾才會想起莎夏的好。

  晚飯裝了滿腹,兩人吹著晚風,沿著步道慢慢走著,打算消化些許後再回去。

  克里斯塔仰起頭,她的金髮輕輕晃動。

  「哇啊,好美呢。」她忍不住咧開了嘴,「尤彌爾妳看──」

  「嗯?」她也跟著抬起頭,映入她黑色雙眼的是一片閃爍光芒的壯麗星空。

  說沒有感動,是騙人的,但是等她回過神來,身旁的女孩早就一溜煙離開步道,跑到旁邊的草地舒舒服服躺下。

  「喂,妳也跑太快了吧。」拿她沒轍,對方的反常,她還不太知道怎麼應對,但是──似乎只要自己這般靜靜陪在她身邊就夠了。

  「很喜歡星空嘛,在這裡銀河好清楚。」她笑了笑,「而且是和尤彌爾一起看呢。」

  「……」她在她身旁坐了下來,順手攏緊了她胸前外套的開襟。「小心等一下感冒。」

  「不會啦──」朝身旁的人蹭了幾分,她側過身看她。「吶、尤彌爾,可以、聽我說一些話嗎?」

  「嗯?」她望著正抬頭望著自己的她,總覺得……現在的她,有些不同。

  「以前我啊,是真的很討厭自己的出身。」

  「老家的一切、名字什麼的……都最討厭了。」

  「可是啊,直到遇見了妳,我才發現,自己可能不是這麼討厭『活著』這件事。」她一邊說,一邊想起尤彌爾從前曾罵她不知道珍惜自己,忍不住笑了。

  「老家的很多事情,我都可以放棄。」

  「但是,如果可以,我不想放棄妳。」她忍不住緊緊揪住尤彌爾的衣袖。「我可以努力,在有妳的未來、好好過日子嗎?」

  尤彌爾確信,那一刻、她真真正正望進了她那似乎不染一絲塵垢的透藍雙眸。

  「……說什麼傻話。」她終究忍不住,俯身吻上她那雙第一次完全吐露內心情意的雙唇。
  
   兩人的手指交互纏握,原本冰冷的指尖,有熱度正在蔓延。



       
  (完)




  想寫寫其實也很需要尤彌爾的女神O_Q
  不知不覺爆了字數且寫得太急,不知道有沒有寫出那種感覺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