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近期參場與新刊】
10/7百合only-B25-陰陽師櫻桃櫻本
10/28刀劍only-E18-歌女嬸新刊
12/9.12/10-CWT-YOI奧尤新刊
  • 381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意外,接二連三(兼歌+三歌)(學園パロ)

 
  放學的鐘聲聽在中學生耳裡總是天籟,有如晚來的春天姍姍來遲才百般慵懶地在眾人的盼望之中響起。歌仙兼定拎著早已收好的書包起身,腳步輕盈地往社團教室的方向踩踏,書包裡正裝著昨天還沒看完的文庫本。
 
  ──這樣好的天氣,泡一杯茶,隻身坐在可能又只有自己一人的文藝社社團教室翻過書頁,享受窗外吹來的陣陣涼風真是再好不過了。
 
  光是想像,就足以讓她心情愉悅,腳下步伐愈發快了起來。
 
  「歌仙──學姊~」突然,身後有個熟悉的聲音叫住自己,於是她回頭看去,正是自己的直屬學妹,烏亮的黑髮在她的小跑步下搖曳散亂。
 
  「和泉守,有什麼事嗎?」她扯出一個溫婉的笑容,即使這樣和善地開口問了,但是心思早就飄往社團教室了。
 
  「嘿嘿,我想問──學姊對化妝有沒有興趣啊?」她笑了起來,湛藍的眼裡閃爍著期待。
 
  「咦?」她忍不住瞪大雙眼:「那種現代的東西,我、我還是──」
 
  話語未完,馬上又被對方打斷,她雙手合十,臉又朝自己湊近了幾分:「學姊,其實是想拜託你一個忙啦。」
 
  「我們彩妝社有個活動,要找模特兒,這個忙怎麼想也只有學姊能夠幫忙了──」像是不給她絲毫猶豫的間隙,和泉守自顧自地說著。
 
  「歌、仙、學~姊,彩妝就是現代的風雅啊──」即使她心裡真正想的是很流行很漂亮什麼的。
 
  「嗯……也不是不行啦…」看著學妹殷切的表情,又想了想文庫本的劇情,她在心底暗暗嘆了口氣,總算鬆口。
 
  「耶~~學姊對我最好了!」和泉守露出燦爛的笑容,宛若窗外的春光明媚。「學姊如果現在可以的話,我們就去試妝吧!」
 
  *

  歌仙由著和泉守拉到一間空教室裡,聽從她的指示洗過臉後,額前的瀏海以紅色的蝴蝶結束起,露出一張白皙的臉任和泉守塗抹各式乳霜:「好了!底妝這樣就可以了,學姊,我們現在要上眼線,請把眼睛閉上。」

  「嗯……」實在不習慣這些冰冰涼涼又各種奇異香味的化妝品,歌仙依言閉上眼。

  「學姊的膚質真的很好哦!眼睛的形狀也很漂亮,完成以後一定、一定會很漂亮的!」


  眼線筆在她眼上來回勾勒,有種奇異的觸感。和泉守的臉現在大概離自己很近吧?都能感覺到鼻息拂過臉上──是不是該想想文庫本的劇情才比較能夠不去想臉上覆著的妝容?

  才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忽然眼線筆的觸感停下,取而代之的是落在唇上的柔軟。

  嗯?嗯嗯嗯?

  她疑惑地睜開眼,才意識到現下的情況正如她反射性所想到的那樣──即使她從前毫無經驗可言。

  和泉守的臉離她好近好近,鼻尖抵在她的鼻頭,彼此幾乎呼吸著彼此的吐息,是的,她正在吻她。

  她整個人向後一震,稍稍退開了一點距離,像是在彼此之間劃開了無形的界線那樣。
  
  和泉守這才回過神來,看見她的表情錯愕中帶著呆愣,手忙腳亂慌亂道:「學、學姊,我不是故意的,請聽我解釋──」
 
 「讓我靜一靜……」歌仙只覺得腦中一片混亂,有些超出她所能理解的範圍,於是她站起身來,頭也不回地往門外走去。

  和泉守對她做的事情……親吻什麼的……親吻不是只能對喜歡的人做的事情嗎?

  想到「喜歡」一詞,她不禁又渾身一顫,如此一來,她是不是就失去了被「真正」思慕之人……親吻的資格?

  不過一瞬間的思緒,一滴淚水滑過她的臉頰,同時一道聽慣了的、常常想起的嗓音緩緩傳來:「歌仙同學,怎麼了嗎?」

  她抬起頭來,對上一雙細長的雙眼──正是教授日本史的三日月老師,她不禁後退了幾步靠上一旁的柱子,一隻手胡亂往臉上抹,低下頭:「什、什麼事都沒有……」
 
  ──這麼丟人的模樣竟然被他給看見了,尤其是在這種時候。

  「哦?」他朝她走近了些,語氣無限溫柔:「這麼美麗的臉,不適合淚水喔。」
 
  一條藍色的手帕遞到了她面前:「如果妳願意的話,可以和我說說發生什麼事情嗎?」

  她愣了半晌,才接過手帕將臉上的淚痕擦去,咬了咬下唇開口:「……老、老師覺得,同學之間的親吻是什麼意思呢?」

  「是和泉守同學嗎?」

  「……」她雙手極不自在地拉拉毛衣下擺。

  「放學的時候剛好看到你們兩個。」沒讓她開口詢問就解釋道,三日月的臉上依然掛著那樣的微笑。「所以、她吻了妳,是嗎?」

  「我、我不喜歡她……我喜歡的是那種、成熟,又懂得很多古代風雅之事的人……」完了,現在腦袋比剛剛被吻上還混亂啊,早就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而且為什麼要澄清?

  三日月細長的雙眼看著她,笑容無聲無息地隱去。一步、兩步,兩人之間的距離只差一個傾身的距離。

  他輕輕挑起她的下巴,彎腰,不讓她有絲毫閃躲的空間。他的眼直直望進她的眼底,像是能把她望穿那樣。最後他微微一笑,才擄獲那雙唇,細細啄吻,還極其曖昧地讓舌尖似有若無地拂過。
 
  歌仙覺得那吻極其甜膩,整個人像是要融在那樣的親吻裡面,猶如花蜜。直到他放開她,她只覺得失去了氣力,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雙頰滾燙,腦中延續著方才的一片空白──
 
  三日月望著這樣的她,開口道:「這樣,討厭麼?」

  「歌仙學姊──」不遠處似乎傳來了和泉守的聲音:「對不起,不要生氣了,妳的書包還在我這──」

  「下次再告訴我答案吧。」三日月從容一笑,轉身離開前指了指她纖細手指緊緊擰住的手帕。「那個、下次再還我就好了。」


  (待續可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